無病呻吟♪

月歌/黑年長/春始春無差/年齡操作/隨便亂寫

*30歲的他們/交往並同居中/Gravi&Procella已解散/各自單飛/養了兩隻貓
*原作向架空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9:23 |
  2. 【月歌】
  3. | 留言:0

[月歌][白年中/陽夜陽無差][隨筆]

◍動畫10+年後捏造注意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9:22 |
  2. 【月歌】
  3. | 留言:0

月歌/黑年長/春始春無差

*架空設定2017年出了新的雙人曲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9:08 |
  2. 【月歌】
  3. | 留言:0

月歌/春始/陽夜/H段子

深夜吃肉時間————♪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9:07 |
  2. 【月歌】
  3. | 留言:0

月歌/白年中/陽夜陽無差/隨筆

*舞台劇夢見草劇透注意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9:04 |
  2. 【月歌】
  3. | 留言:0

月歌/黑年長/春始春無差

*舞台劇夢見草前提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9:03 |
  2. 【月歌】
  3. | 留言:0

月歌/黑年長/春始春無差/隨便亂寫

一腳踏進書店,溫度設定偏低的冷氣便撲面而來,驅走一身熱氣,與外頭炎熱的氣溫成極大落差,書店裡播放著輕鬆的曲子,或許還未到學生們的下課時間,店裡的客人不多,彌生春拿下偽裝用的帽子,悄悄地藏身進書櫃之間。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8:58 |
  2. 【月歌】
  3. | 留言:0

東離/殤凜/隨筆02

01
滴——答———
雨水落在池子上發出清脆的聲響,抽著手中煙斗,凜雪鴉輕輕吐了口菸,手指摩挲著煙管,沿著湖邊走走停停。
被雨水打濕的下擺開始散發涼意,也不著急,駐足而立,紅眸望著某個被雨水模糊的遠方一點。

——那是某人離去的方向。

抖抖煙斗清出裡面剩餘的菸草,凜雪鴉走入一間客棧讓店小二給自己備間房還斟壺酒來,越烈越好,而自己隨意坐在一個空位,繼續望著外頭。

滴答——滴——答——

這間客棧依山傍水,風景極佳,又位在重要的交通要道上,因此客人一直絡繹不絕,雨天可謂留客天,一樓用餐的大廳聚滿了人,唯獨凜雪鴉坐著的這一塊,輕輕冷冷,宛如不同的世界。
清冷檀香吸引不少人將視線投注在凜雪鴉身上,而凜雪鴉只是斟滿了酒杯,獨自啜飲。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8:54 |
  2. 【東離劍遊紀】
  3. | 留言:0

東離/殤凜/隨筆

01
掠風竊塵依舊惡名昭彰,竊取強者心中的自傲堅持,來去無影無蹤,其手段仍狡詐且乾淨俐落。
但總有人說,傳說中的掠風竊塵開始有那麼點消極的頹喪之感,無心梳頭打扮,銀白色長髮就那麼隨意散在身後,不以飾物妝點,一身華服換成了簡單粗布素衣,那雙紅眸依然美麗動人,卻少了些生氣。
彷彿甫經一場劫難,未能釋懷。

繼續閲讀
  1. 2017-12-22 18:48 |
  2. 【東離劍遊紀】
  3. | 留言:0

劍三/唐花/炮哥x花哥/隨便亂寫

那人高高躍起的身影烙在眼中,印在心底。
他對唐門這門派認識甚少,陌生非常,認識的友人中也不多出身於此,僅有的了解都不是什麼好事,所以當這個人站出來,朝他伸出手時,他是不信任多些的。
畢竟,從未有人會期待一個妄想以花間遊的武學心法稱霸明劍大會的想法,多半嗤之以鼻,笑他癡人說夢。
他不過就是嚮往著前人創下的佳績,以此為目標罷了。
而那人從未露出不屑的表情,以白色面具遮住的半臉仍帶著淺淺笑意,帶著歉意說他不擅長萬花武學,幫不上忙,爾後拿著不知從何而來的書籍紙卷,試圖給他一些努力的方向。
一日與友人前往挑戰明劍大會卻成績不佳,他自怨自艾,怨聲嘆道己身能力不足,欠缺閱歷,那人聽了沒說什麼,抓起他衣領就朝著比賽入口走去。
他說,可以就攻擊,不行就退,無須顧慮他。他一提示便全力攻擊!
千機匣鏗鏘作響,上弩,動作流暢乾淨俐落,敵手的蒼雲將士勢如破竹,長刀劈砍出擊,刀刀直劈要害,唐門弟子身法詭譎多變,自然輕鬆避開,仍不忘提醒他另一人亦已出擊。
丐幫武學一直都壓制著萬花此類內攻武學,他應對的相當吃力,僅能努力不脫那人後腿,最後終究不敵,慘敗。
那人拍拍他的肩膀,輕聲說著無須介意,失敗不過是邁向成功的必經之路。
而他自覺羞愧,當下比起輸了使他心情低落,那人精湛的武藝反倒吸引他的目光,久久未能回神。
  1. 2017-12-22 18:44 |
  2. 【劍俠情緣三】
  3. |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