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ユ-リ!!!on Ice - 維克托x勇利】噗浪隨筆統整

*各種劇透注意

*每一篇之間皆無關聯,獨立存在

*有糖有刀請三思

*日期是代表我啥時寫的跟劇情無關








10/20 動畫第三話劇透

「吶,勇利。」
比賽結束的那晚,沐浴過後,維克托闖進勇利的房間從他身後摟住他,洗過澡的身體還很濕潤,睡衣因此服貼於身上,維克托一手攬著腰,一手撫過勇利的大腿外側、腰線。
「什麼時候進來的?」勇利驚訝的說,雙手不知所措的抓著維克托的手想要掙脫,維克托自顧自地將唇貼上耳畔,輕語。

「你的Eros是誰呢?我可不信真的是豬排蓋飯喔。」
勇利沒有回答,但是維克托已經看見他臉紅到耳根來了。
真可愛。維克托笑道,在耳後親吻。

「那樣魅惑的舞姿,勇利,來接續未完的吻吧?」
勇利被扳過身,柔軟的純瓣被肆虐,他隱約感受到維克托的昂揚頂著自己的大腿,讓他覺得體溫又升高了些。
「我可不允許你想著其他男人來跳。」
「才沒有……!」
「喔?」聽見勇利馬上反駁忍不住勾起戲謔心,維克托與勇利面對面,鼻尖碰著鼻尖。
「我想知道你的事,告訴我吧?」

「唔。」
這該死的男人。勇利憤恨的想,用雙手試圖掙脫維克托的懷抱。
為你而跳這種話,誰說得出口啊?



10/29 未來劇情捏造

維克托出事了。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勇利的腦袋一片空白,瞪大了眼睛幾乎忘記呼吸。

手裡提著的行李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勇利才像突然醒過來一樣,動了一下,然後抓住告訴他這件事的人,用力搖晃肩膀。



維克托現在在哪?
勇利你還有比賽——
他現在在哪啊!



勇利覺得自己的聲音有些陌生,嘶啞的強逼自己發出嗓音,卻刺痛難忍。
視界早已模糊,臉頰早已被淚水浸濕,他才茫然的發現自己哭了,邊哭邊嘶吼著,喉嚨疼得他說話困難。



勇利,你得完成比賽!
那是你跟維克托一起努力過來的,你要在這時候離開嗎?
勇利!維克托一定希望你贏的!不要辜負他的期待!

——但是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



勇利跪坐在地上,嘴裡喃喃著,心裡還想著前一晚維克托摟著他,他在太陽穴處親吻,說著勝利女神與你同在。
勝利女神您可真殘忍。
勇利拎起掉在地上的行李,隨著友人的腳步出發去機場。
好殘忍,這是勝利的代價嗎?
維克托將一切都賭在這時候了,為什麼在這時候又給我們阻礙?



看著手裡的CD,自己以油性筆寫下的英文字母,Yuri on ice,他彷彿還能聽見維克托那一聲完美。

維克托出了車禍,被對向來車撞到,目前狀況不明,勇利只能在飛機上,擔心著正在醫院裡的人。



熟悉的機場,熟悉的會場,卻看不到熟悉的身影。
悲痛欲絕。



勇利——
聞聲抬頭,看著友人用盡全力狂奔到自己的面前。
勇利!維克托打電話給你!
聽到維克托的名字勇利馬上奪去手機,想要趕快聽到那個人的聲音,那個人平安的消息。



「勇利。」
淚腺潰堤,眼淚如珍珠項鍊斷線一般滾落下來。
「維克托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不然我怎麼打電話給你呢?」
勇利彷彿能看到維克托一臉輕鬆微笑的樣子,忍不住安下心來。
「我可等著你帶好消息回來。」
「讓他們見識見識你在冰上的英姿吧,勇利。」

「好。」



幾日後的新聞,日本的選手獲得本賽季的冠軍首席,斗大標題及照片佔滿體育版大半版面,與另一件新聞同時引起網上廣大討論。



「俄羅斯選手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因車禍負傷 正式宣布退役」





11/05

首戰勝利,儘管維克托似乎對這次表現並不是非常滿意,至少算是復出後的好開始。
勇利的心情還是很好的。

接受完媒體採訪的勇利歸心似箭,因為他們家一直有一個慣例——贏了的話就可以吃炸豬排蓋飯。
雖然並不是冠軍賽的勝利,但是父母對自己的寵愛他是很了解的,更何況這是他跟維克托一起努力的第一場,值得紀念的第一場。
他難得的想要好好犒賞自己,而且一定要好好慰勞一下維克托。

當天滿心期待的打開自家玄關(掛著大大布條寫著「勝生勇利復活成功」的大字讓他很是羞恥),家裡旅館今天看起來客人很多十分熱門,勇利一進去玄關就得到了家人的歡迎與擁抱。

飢腸轆轆讓他滿是期待的來到餐廳,卻見自己的位子上只擺著普通的和食套餐。
「⋯⋯?」遲疑的看著母親,勇利似乎記得母親有跟他說要做豬排蓋飯的。
「對不起呢勇利,媽媽剛做好的時候維克托就說了,勇利現在還在比賽中,不能這麼吃。」母親手裡拿著托盤,把熱騰騰的味增湯放上,「既然教練都這麼說了,媽媽只好重新再做一份了。」
勇利欲哭無淚,看著坐在一邊的維克托大口的吃著那份「本應屬於他的」豬排蓋飯,他看見維克托用沾滿油而水嫩的唇說著,「等你拿到冠軍再吃吧,小豬。」一邊嚼著豬排一邊說著至於食物不能浪費,幫勇利解決了啊。

勇利陰著臉,道理他都懂,但是期待落空還是讓人很是失望,大口嚼著母親準備的雞肉塊洩恨。

「勇利。」

維克托用著輕快上揚的語調呼喚。

「⋯⋯」而勇利以冷處理回應他。

「勇利。」不死心再一次呼喚。

「⋯⋯」勇利依然用沈默回覆他。

「勇利。」勇利太專心在生悶氣,沒發現維克托悄悄拉近彼此的距離,貼著他的手臂,就在耳旁呢喃。

「勇利要是覺得這樣的慶祝有點寒酸的話,」維克托勾起迷人的笑容,噴在耳擴上的熱氣讓勇利整個耳根子都紅了起來,維克托用很小很小的聲音,用著誘惑的語調:「晚上我會好好招待你,讓你『吃個飽的』。」

勇利默默決定今天的房門要記得上鎖。



同場加映:
「勇利,你是不是胖了啊?」
維克托維持著從後面進入勇利體內的動作,雙手從胸口乳粒撫摸到腰側,手指不客氣的捏了捏那帶軟肉。
勇利跪趴在床上,臉埋在枕頭裡,呻吟細碎,努力側過頭看向身後的人,「怎、怎麼可能⋯⋯」為了比賽可是每天練習又控制飲食的怎麼可能!
「喔?真的嗎?」
維克托雙手繼續沿著身體曲線摸到屁股,揉捏掐扁圓潤的兩團肉,「我怎麼覺得摸起來軟嫩多了?」
「你以為你是在買肉嗎?」勇利忍不住想翻白眼,維克托維持著身體交合的姿勢不動,侵入身體的部分讓他渾身難耐。
「我可是你的教練,我必須摸透你的一切才行。」維克托語帶笑意,沿著大腿外側撫摸到大腿內側,刻意忽視垂淚的某處捏了內側肉一把。
勇利忍不住身體顫抖,維克托笑著說。
「那就一起來好好運動一下瘦身吧。」
勇利覺得明天一早肯定又要腰酸背痛了。



11/21 未來劇情捏造

歸根究底彼此的關係還是因滑冰而起,而這也注定著因滑冰而終。

他們一起努力一起成長,兩個人都沒有太多時間可以在這舞台上持續奮鬥。

維克托想要一個可以驚豔世人的表演,而勇利以維克托的豐功偉業為目標,他們遇見了認識了,也曾親密過。



Good luck, Yuri.

勇利忍住了,忍住哭泣,忍住伸手攔住維克托的衝動。

他跟他擁抱吻別,熟悉的磁性嗓音在耳邊輕聲說道。

克里斯曾經說過,能表演令自己滿意的表演的人只有自己,而維克托何嘗不是?

無奈他走到了一個巔峰,高得無法看見終點,他不知道他的下一步該怎麼走,維克托還能夠表演,卻已經找不到足以再次震撼世人的方法。

這時候勇利出現了,在他身後有些距離的地方奮力向上攀爬,跌跌撞撞,摔倒撲空,迷茫的眼神讓維克托難得的伸出了手,拉了他一把。

勇利總是在採訪時說,遇到維克托,用盡了他這輩子的幸運。

維克托讓他了解了愛為何物。

勇利沒有哭,從陪著維克托搭電車到機場,甚至看著維克托背著背包走進海關的背影,他只是淺淺的笑著,輕聲說著一路順風。

維克托教會了愛,那麼他就該以愛回報。

維克托說,現在的勇利不需要他了,勇利能夠獨當一面的選曲編舞,想想那一次表演YURI ON ICE的時候,還挑戰了把4T改成了4F嗎?

「勇利,你行的,你做得到。」

而維克托是教練也曾是個選手,他骨子裡還是有那份想要表演的心,他善於在冰上展現自己,而不是在舞台邊操碎了心。

「勇利,我想和你在冰上一較高下。」

是啊,他還是那個站在高處,創下無數驚人紀錄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勇利慢跑完回到家中,拿起手機隨意的翻閱社群軟體。

他看到了披集上傳了簡短的影片,說著今天和教練在自己家鄉吃了什麼好料,尤里再次炫耀自己新得手的老虎T恤,克里斯則是拍了張自拍照,背景是一大片的星空。

維克托也更新了照片,是跟雅科夫的合照。

背景是個對勇利而言陌生的冰場,照片下面簡短的一行字。

Did you miss me, my dear coach?

一個簡短的單字,卻意外的刺痛了他。

淚水落在手機屏幕上,模糊了維克托笑得燦爛的笑臉,勇利摘去眼鏡,努力想要抹去淚水卻怎麼樣都止不住。

一起努力的日子歷歷在目,他還記得戳他髮旋的觸感,還記得維克托的擁抱寬大厚實而且溫暖,還記得維克托笑得溫柔的誇讚他。

他一直認為他們之間的信任默契是一種無法命名的愛。

而或許在心底深處有著這份愛變成愛情的渴望。

YURI ON ICE的劇情最後是怎麼安排的來著?

勇利發了張照片,是優子替他拍的,那時的他正在練習著跳耀的動作,而那個動作正好是跳滿週數、即將落地前的一幕。

勇利在照片下只留了一個單字:Eros。



而維克托意外的在底下留言了:

See you at Russia, my piggy ;-)

勇利笑了,耳邊彷彿還能聽見維克托叫他小豬的聲音。

莫忘初衷,維克托還等著他和他站在同一個舞台。



他們的關係因滑冰而起,因滑冰而終。

然而愛不會。

  1. 2017-12-22 18:23 |
  2. 【其他】
  3. | 留言: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