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案簿錄/黎嚴】黑白寫

*大學時期捏造
*我跟醫學系不熟
*太久沒寫這兩個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總有人說法律系很囂張,偏偏要把課本抱在手裡顯擺,就是不放進背包裡。
嚴司有個法律系的室友,聽到這樣的對話都忍不住晃悠過去輕飄飄的說:
「對啊,法律系的都不像某些人兩手空空去上課呢!」

嚴司讀醫學系,是不太懂法律系實際上都學了什麼,只是看著室友那本六法全書,他就忍不住思考起如果這樣的精裝書砸在一個人身上會有什麼樣的傷口。
法律系不是要炫耀,純粹就是背包放不下了而已。
嚴司拎著晚餐推開寢室房門,絲毫不意外某人還窩在研討室沒回來,就跟其他室友們閒聊起來。
聊到一半發現也該是吃飯時間,嚴司拿起手機直接發了訊息跟黎子泓說晚餐買他的了快回來,苦守空閨好寂寞啊,不到幾秒後就得到簡短的「這就回去」作回覆還直接無視了簡訊下半部內容。

「唔哇——」突然響起慘叫,伴隨很大的碰撞聲,嚴司回頭才發現是其中一個室友不小心撞到了堆在黎子泓桌上的書本,一本裝訂精美的精裝書就這麼砸在室友腳上。
「節哀啊同學,願畢業的時候你的腳還健在。」
「不要亂講!」
比起自己的系有一大堆的原文書,黎子泓的課本嚴司倒是沒看到幾本外文的,倒是一本比一本還厚,一本寫不完還有續集一二三,書背並起來都可以變成一道彩虹。(*註)

門被推開,剛發生自由落體的書本主人回來了,手裡就抱著那厚厚的六法全書,背包鼓鼓的,拿著鑰匙的手沾滿了墨水。
為了通過司法特考這個人還真拼。嚴司忍不住這樣想。
「怎麼了?」
「你隔壁床位那傢伙又被你的行政法砸到腳了。」(註2)
「⋯⋯」
「⋯⋯」
「⋯⋯我記得我不是放到書架上了嗎?」
「見鬼了那我剛剛為什麼還會被砸到!」
「看來你有必要去安太歲了,肯定是在哪得罪了法律系的好兄弟,才會一直被如此制裁!」
「我又不是你!」
黎子泓放下背包,室友們都清楚聽到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實在不想去猜剛剛他到底背著多重的東西在走路。
黎子泓揉揉肩膀,隱約的刺痛讓他蹙起眉頭,然後就被人突然壓著坐在椅子上,抬頭對上嚴司笑咪咪的臉。

「欸我今天學了幾招,幫你按摩一下如何?記得給我使用後心得!」
「⋯⋯你別亂來。」
「我技術很好的不用擔心!」
沒過多久其他室友就看到黎子泓忍不住拿桌上的筆記本往嚴司丟過去。

*註1: 民法權威王澤鑑老師的所有著書書背十分的五顏六色可以餵狗看看
*註2: 我自己有陳敏老師的行政法,可以感受一下那種痛感(
  1. 2017-12-22 18:34 |
  2. 【因與聿案簿錄】
  3. | 留言: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