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OW/Mchanzo

2017/01-2017/02練筆集中。




腹背受敵,四面楚歌,麥卡利抽了口雪茄,拿下帽子理了理頭髮又重新戴上帽子。
「居然表現的如此從容不迫,不怕下一秒就把你射成蜂窩嗎?」
敵人挑釁著,麥卡利狀似不在意,實則思考撤退路線,掛起輕蔑的笑容。
「那還得你的子彈碰到的我呢。」
也許又會被罵說幹什麼逞一時口快說這種大話,麥卡利不由自主的這麼想,可惜會說這句話的人此時不在這裡。

「啊啊——真想再見那傢伙一面呢。」小聲碎語,麥卡利替左輪手槍填滿子彈,準備背水一戰。
「龍が我が敵を喰らう!」
雙龍席捲敵人,趁其不備將之全軍覆沒,麥卡利為這後援來得正是時候偷偷地鬆了口氣。

「親愛的,你再慢一步我就要變成仙人掌了。」
「為何不聽調度?」
「那就來不及啦,這群人都準備逃跑了,況且我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去?」雖然剛剛真的差點下地獄去了。
「麥卡利,」半藏的眼神ㄧ暗,聲音一沉,「你想死經過我的同意了嗎?」
糟糕,親愛的這次火氣特別大啊。麥卡利暗叫不妙。




「親愛的,我說過別苦著張臉,白費了這俊俏的臉龐。」
半藏聞聲抬頭就看見來人叼著雪茄,瞇起的眼帶著笑意,跟著他在酒吧旁的座位坐下,隨意點了杯啤酒,單手搭在半藏身上。
「任務呢?」半藏不理會他的調戲,直奔重點。
「要我們休息一下等通知,」麥卡利大口灌下啤酒,「你知道的——總有人會不識相的在總部打起來,然後他們還忙著整理。」
「真是的,一點規矩也沒有。」
「欸——這叫感情好好嗎,我說啊半藏,你真的該多跟別人交流,不然很快只剩我會跟你說話。」

半藏微挑起半邊眉毛,一臉鄙夷的看向麥卡利,懶得開口搭話。
加入捍衛者並與麥卡利搭伙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半藏也幾乎習慣了不同於之前流浪生活的模式。
作為家族繼承人,他幾乎沒有什麼和其他人合作甚至聽令於他人的經驗,卻意外地適應很快。
或許跟經常和他搭檔且願意耐著性子跟他來往的人是麥卡利有關吧。

一邊聽著麥卡利一下抱怨任務太多、一下又說著誰和誰勾搭上的八卦,半藏倒也沒有不耐煩的喊他閉嘴,倒是途中有些熟識的人來找麥卡利喝酒,都被拒絕了。
「下次吧,我忙著陪我男人呢。沒看見他臭著張臉瞪著你呢?」
「麥卡利。」半藏冷聲提醒他不要亂說話。
「快走快走,沒空理你呢,我就是見色忘友,好歹我還有伴你沒有呢哈哈哈!」
曾經自己會為了那個「我男人」和麥卡利爭執,如今他倒是不反對這樣間接宣示主權的行為,悄悄勾起了唇,冷不防伸手拍掉打算偷吃豆腐的麥卡利的手。

人終究是群體動物,半藏還是沒辦法獨自流淚度過這輩子,還是敗給了孤獨,眷戀著麥卡利給他的溫柔,如果是麥卡利也在的捍衛者,或許他也能找到屬於他的榮耀。
「半藏,請回基地一趟。」
「好的,馬上回去。」
半藏從回憶中清醒,在桌上留下幾枚硬幣,拎起放在桌邊的弓箭離開。
或許哪一天,他可以在獨自喝酒回憶過往的時候,笑著說「你在那邊不用擔心,我很好」。
而現在,他還沒能接受失去麥卡利的事實。




他感覺冷,冷得刺骨,冷得像是要失去知覺一般,視線模糊,力氣像被什麼抽光一般,連動跟手指都沒辦法,他努力瞇起眼睛,試圖聚焦在面前的事物上。
他隱約看到一個人影趴在自己身上,肩膀似乎在顫抖,抬起頭來看著自己的臉龐看起來很悲傷,嘴裡似乎在說些什麼但是他發現自己聽不到了,只能努力撐起意識,想看懂脣形判斷對方說了什麼。

醒醒!
不要睡著!
睜開眼睛啊親愛的--
他很想張嘴說沒事,這不是醒著嗎?但是一張嘴就有股腥味上湧,某種液體阻擋他發聲,他越是想講話越是吐出更多的腥紅液體,染紅了自己一身破爛的衣物,也染紅了那人撫摸著自己臉龐的雙手。
他感到徬徨無助與絕望。

半藏猛然從床上坐起,才發現這是一場逼真得嚇人的惡夢,他不知道自己會變成這樣,他卻深刻的記得麥卡利在他面前哭得撕心裂肺,在人前總是一副輕浮高傲的模樣,而那時候卻露出了那般脆弱的模樣。
看著在一旁摟著自己腰熟睡的麥卡利,心疼的心情油然而生,他突然希望這樣的一天不要到來,倒不如讓自己看著對方先走……
「嗯?這麼早起?」似乎被自己突然坐起的動作驚擾的麥卡利,剛睡醒的嗓音還啞著,瞇著眼說著,還試圖伸手將半藏拉回被窩裡,而半藏也難得沒有反抗,順著動作就重新窩回溫暖的懷抱。
「怎麼今天不罵我還賴床?做惡夢了?」枕著半藏的肩頭,麥卡利聲音悶悶的。
「嗯,是做惡夢了。」
「什麼樣的夢?」

「夢到我死了,你哭得很慘。」
半藏靜靜地說,麥卡利輕哼了聲,用手撐著頭枕在枕頭上,用略高點的角度看著半藏,把玩他散在枕上的黑髮。
「吶、半藏,」他難得收起了輕浮的語氣,半藏側身看著他,「居然說我哭得很慘?在你印象裡我這麼不帥嗎?」用著莫名正經的語氣說著玩笑話。
「杰希……」半藏失笑,為麥卡利這種氛圍下還有辦法說笑話感到沒轍,麥卡利伸手抬起半藏的下巴,「半藏,你知道的,我們現在的立場誰都不能保證還看得到明天的太陽。」

「或許我們現在走出這裡,你就會收到溫斯頓的通知,說我死在哪個王八蛋手裡,或是被任何攻擊波及。」半藏看著那雙褐色雙眼倒映著自己的模樣,輕抿嘴唇。
「但是,你要記得,我愛你也希望你過得好,如果我走了,我並不希望你為我傷心,我還比較希望你馬上找到下一個混帳跟你在一起。」麥卡利說著,倒是微翹著嘴角,「啊--不過想到你跟別人在一起很不爽就是了,但是總比你一個人逞強要好太多了。」
「噗哈哈哈--」半藏聽到這已經忍不住笑出聲,心裡被麥卡利這番話填得滿滿,也撐起身體像前傾湊到麥卡利面前,語氣說到後頭越來越輕,「你知道嗎?你剛才那番話有多撩人,我都聽硬了呢。」
「大清早的精神挺好?不如來『切磋技術』吧伙計。」
「求之不得。」


  1. 2017-12-22 18:43 |
  2. 【OVERWATCH】
  3. | 留言: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