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月歌/白年中/陽夜陽無差/隨筆

*舞台劇夢見草劇透注意


(上)
命運真的太不公平了。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高掛夜空中的滿月依然燦爛美麗,櫻花樹仍年年盛開著,鼻間嗅到的是淡淡清香,景色依舊,美的令人窒息。
陽望著天,看著最愛的夜景。

窒息感猛地竄上喉間,腥味竄進鼻間,咳嗽之後留在掌間的是刺眼的紅。
一如他髮色,如焰般的紅,卻是令他那麼反感。

為什麼要這樣待他?
他還有好多事、他還有很多理想抱負、他還那麼年輕,為什麼卻已經要走向人生盡頭?
腦中浮現的臉龐,總是帶著溫柔的笑容,清清柔柔的喊著他的名,某一日看見那人握著武士刀在顫抖的雙手,陽才暗自做了打算,要保護這個人--!

這個世界為什麼如此慘忍?

(下)
當他自那個陌生世界歸來的時候,他看見了陽強撐著身子,接過那把裝飾華麗且不屬於這世界的黑刀,夜覺得眼睛有些刺痛,一股酸澀感湧上,而他努力的強壓下去。
啊啊,他終於回到陽的身邊,陽還好好的。

肩並肩戰鬥,幾乎要喘不過去,手顫抖的就要握不好刀柄,腳痠得就快站不住,但是他還不能倒下,陽還戰鬥著呢,這個世界還沒恢復和平呢,現在就差一步了、就剩一步了--
只是當幸福和平來臨的時候,昔日那抹赤色身影仍健在嗎?

記憶中小時候,陽總是衝在自己面前,嬌小的身軀卻帶著強大的力量,他說他要去新選組,給人民帶來幸福,夜一直認為陽一定可以的。燦爛的笑容總能夠感染身邊人,給身邊人一股強大的力量。
為什麼是這樣的人只剩下了半年的性命呢?
吶、老天爺,為什麼?

緊緊摟著那副呼吸越來越淺的身軀,夜止不住哭泣。

「君と一緒にいるとき、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


(?)
「陽。」
「怎麼了夜?」
葉月陽咬著宵夜,看著劇本,長月夜拿著杯茶在他旁邊坐下。

「如果我們只剩半年壽命該怎麼辦啊?」
「什麼啊,你被大和國的那傢伙給影響了嗎?」葉月陽吞下一口宵夜,轉頭看向坐在一邊、低著頭看著茶水的長月夜。
「什麼叫那傢伙啊,那也是你不是嘛?」
「那種傢伙我才不覺得是我呢!」葉月陽笑道,抬手拍了拍搭檔的肩膀,「我說你啊、我才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打敗的好嗎?我可以大家的偶像、葉月陽喔?粉絲們還等著我呢,我怎麼可以去死呢你說是不是?」一邊說還一邊眨眼擺出飛吻動作,親吻嘴唇的手指貼在長月夜的唇上。

「陽!」長月夜羞紅了臉,腦羞的喊道。
「哈哈哈哈!」葉月陽得逞,得意的大笑,然後畫風一轉,收斂了表情,「嘛、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可得把握時間把想做的事情給做完了。」
「欸?可是才半年欸?」
「半年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好嗎,夜,是三百六十五天除以二喔?」
「這麼說也是啦……」
「到時候就去各個想去還沒去的地方,把該完成的事情完成,半年不知道再發一張專輯有沒有可能呢?」葉月陽笑著說,最後一臉認真的看著長月夜。

「而且啊,你親手做的味噌湯我還沒喝膩呢,剩下半年可得喝個夠。」
「噗。」長月夜笑了,「是是是,剩下半年我就天天煮,裝成水壺讓你帶著跑。」

「不是說好了為我煮一輩子的味噌湯嗎?夜。」
葉月陽又成功的得到了一個羞紅臉的長月夜。
  1. 2017-12-22 19:04 |
  2. 【月歌】
  3. | 留言: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