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月歌/春始/陽夜/H段子

深夜吃肉時間————♪




睦月始最討厭彌生春的地方,其一是這人的話多。
彌生春讓睦月始半側身躺在床上,將他一條腿架在自己肩上,就將己身男根插入狹窄後穴。睦月始隨著彌生春的動作深呼吸,身體不自覺緊繃,彌生春舔咬著他的小腿肚,緩緩抽插。
「真棒,始。你真好。」彌生春一邊與之交合一邊說道,睦月始只是微微咬著唇發出幾聲呻吟,彌生春空著的手便摸上睦月始挺立的慾望,摩擦著頂端,那處正可憐的滴著淚。

「瞧,這邊的顏色真好看,形狀也不錯。」彌生春帶著笑,睦月始幾度想要開口要他閉嘴,無奈這人不知道是默契太好還是讀懂了他的意圖,狠狠撞進裡面讓他渾身顫抖,連句話都說不出口,礙於姿勢又無法揍他或是踹他。
睦月始最討厭他喜歡做愛時說些令人羞恥的話語。
「我喜歡你,始。」彌生春一邊加快速度及力道,一邊重複說著相同的告白,伸手握住睦月始的手,十指緊扣,快感由交合處竄上全身,直至高潮。
「我愛你。」
而睦月始並不討厭彌生春這一點。


長月夜想自己這輩子大概都不會習慣做愛這件事。
「陽,不、不要⋯⋯」看著葉月陽就這麼把他推倒在床上,低下頭幫他口交,當那話兒被溼滑口腔包覆住的時候長月夜覺得腦子一片空白,只能感受到靈巧的舌頭正在作祟。
雙手抵在葉月陽的頭上,說不上是迎合還是推拒,些許呻吟自長月夜口中溢出,崩解了全身,覺得身體不自覺顫抖,失控地令人害怕。
「不、啊,陽、楊、陽⋯⋯」失神的呼喚,得到的是底下幹事的人更賣力的對待,長月夜最後使勁力氣想要推開葉月陽,「不、不可以,要、要去⋯⋯」
解放完的長月夜整個人虛脫失神,而葉月陽整個人覆在他頂上,勾起邪魅的笑容,嘴角還沾了點白濁。
「怎麼了夜,不行了嗎?今晚還很漫長呢。」
長月夜也許很難適應跟葉月陽做愛這件事。
但並不討厭。
  1. 2017-12-22 19:07 |
  2. 【月歌】
  3. | 留言: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