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月歌][白年中/陽夜陽無差][隨筆]

◍動畫10+年後捏造注意


演藝圈是個變化極大的地方。
每一年都有人加入,每一年都有人離開,或許這些年是那個歌聲乾淨的漂亮女孩成為當紅歌手,下一年就可能是那個善於以吉他自彈自唱還留了小鬍子的大叔竄紅。

他們也不意外,十二個人有的離開演藝圈也有的退居幕後,共同打拼十餘載,是時候該考慮自己的下一步了。
陽還沒思考過這類問題。

陽覺得去留操之在粉絲們的手裡,他們還願意為自己尖叫歡呼的一天,自己就會繼續站在舞台上。
他本以為是如此,身邊會站著自己最好的朋友。
直到夜有一天說:

「爸媽好像希望我去相親呢,陽。」
陽聽到的時候只覺得腦袋空白,三秒過後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彼此都很忙,為了演藝事業打拼,儘管從前所屬的團體解散,兩人搭檔也是堅持地走了很長很長的一段路。
而彼此也到了該成家立業的年紀。

「伯父伯母真這麼說?」
「是啊。」
「嘛,夜你還擔心找不到對象嗎?嫁給你的女孩那可真幸運。」
「⋯⋯」
然後陽發現身邊人突然沈默了下來,他手裡拿著的樂譜被捏皺了一點。

陽打開寶特瓶灌了一大口,違心之論說得他口乾舌燥。
那薄薄的一層紙他還不想去戳破,也不敢。
多少情歌唱著我愛妳卻不能告訴你,陽自嘲,這樣的曲子他不知道唱過幾遍了。

「是嗎,陽,你真這麼想?」
嗯,這是來自夜的最後通牒。
陽拆開髮帶又重新扎起,刻意的用動作躲過了夜直直看著他的視線。
「看你這幾年為了演唱會奔波,也很久沒跟女孩子約會了吧,正好是個機會不是嗎?」

「陽,你比我所想的還要膽小。」
是啊,膽小得依然在重道覆轍。


陽,今天同學會你怎麼沒有來?
要拍新專輯的宣傳照片呢沒空。
夜交了女朋友你知道嗎?

看著學生時代的舊友發來的訊息,陽愣了一下,輸入訊息得手指有些顫抖。

喔?他帶女朋友去同學會?怎麼樣漂亮嗎?
陽你沒見過嗎?大家很意外呢,都覺得應該是你會帶著女朋友跟大家炫耀呢。
最近沒有跟夜一起的工作,好久沒見了。

實際上是兩人不約而同的盡量避免見面,除了無論如何都推不掉的工作,否則私底下幾乎完全斷了聯繫。
是嗎,交女朋友了啊?
陽自嘲地苦笑,直到友人發來了一句話刺痛了他的眼睛:

你跟夜還好嗎?

不好,非常不好。
已經好久沒有聽到夜溫柔喊著自己的聲音,只有禮貌上的問候,他很想念夜做得味噌湯的味道,最近不管跑了幾間餐廳都找不到令他懷念的香味。

他很想他,很想。

或許見陽已讀不回,友人知道事情或許有些不對勁,終究是相識多年,摸熟了彼此的個性以及深知他們兩個的過去。

聊天軟體上跳出幾條略長的信息。
夜看起來在強顏歡笑,明明有個漂亮的女伴在身邊,卻像是在演戲一樣。
我知道你們是偶像,也會演戲,儘管你們偽裝得很好,但是我看著你們這樣,只覺得難受。
.
陽,夜在等你呢,不去追他嗎?

國中時期的記憶歷歷在目,想要和夜說話卻不敢上前的無力感他仍然心有餘悸。
那時候是夜跨過了那道障礙,那麼這次他不能再保持沈默。



比起悲傷,夜覺得憤怒。
氣到自己連煮個味噌湯都會失手,看著自己發紅的手掌,煩躁感更上一層樓,手機傳來通知音,隨意的沖個冷水抹上傷藥,才轉而解鎖手機畫面。
那是父母介紹的相親對象,一個說是自己青梅竹馬的粉絲的女孩。

明明是打算見面之後拒絕相親的,陽那邊還等著去解決呢,結果那女孩第一句話就很是激動的說「我很喜歡你跟陽的合唱!」然後就開始聊起陽,從他們還在Procellarum一直到現在組成雙人搭檔,拿過什麼獎出過什麼專輯,甚至有過什麼緋聞參加什麼節目都清清楚楚,女孩說著陽的樣子很是滿足,雙眼閃閃發亮,壓根就不記得自己正在跟偶像的搭檔在相親了。
本來夜還努力保持微笑,到最後根本是在硬撐。

本來要拒絕的話語變成要不要試著跟他交往,夜覺得自己鐵定是瘋了。
只不過是遇到陽的粉絲而已,不過就是這個粉絲對他說著有多喜歡陽而已。
然而他還是忌妒到快發瘋。

-
「夜你來啦!陽沒有跟你一起……呃這位是?」
看見友人疑惑的表情,夜沒來由的想笑,用著「也許可以見到陽」的理由就這麼把女孩帶來了同學會,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做,或許是期待看到陽的反應吧。
「我女朋友。」
「咦--夜你竟然偷偷交了女朋友!這種大事演藝圈新聞竟然都沒有報過?你還真會藏!」
「呵呵。」

「陽還沒有來?」
「還沒,現在也還早嘛大家也沒到齊,我還以為你會跟陽一起出現?」
「最近工作都是分開的,今天也是。」
「這樣啊,你們趕快進來坐下吧,別站在那了。」

--結果最後陽沒有來。
女友一臉失望的跟著他離開餐廳,夜笑笑的安慰大概是最近工作忙吧,胸口倒是像被什麼給堵住了,又悶又沉澱澱的感覺。
送女友到家,他正準備轉身離開,女友拉住了他的衣袖。
「怎麼了?」夜仍然保持著微笑,溫柔問道。
「你跟陽吵架了嗎?」
「怎麼這麼問?」
「因為這真的不像你們。」

「會嗎。」
「當然啊!你們認識這麼多年還一起工作這麼久,怎麼可能連陽會不會來都不知道?」
「我們也不是常常……」話還沒說完,就被女友打斷,「你喜歡陽吧?有時候我提到陽的時候你的表情都很--」
「你又懂什麼了?」

所有情緒一次爆發,夜很少用這麼衝的語氣說話傷人。
「夜。」女友伸手去握住夜握成拳的手,「父母那邊我會去解釋,你快去跟陽說吧。」
然後他們就分手了,女人的直覺真是可怕。

然而事到如今又要他去跟陽說什麼?
椅著牆角而坐,夜才發現自己身邊幾乎都充滿著他們兩人的痕跡,認識太久太久,都太了解彼此,習慣了生活圈有對方的影子。
書櫃上擺著的相框是Procellarum最後一次演唱會的照片,有他和陽;書櫃裡放著的相冊,裡面放著學生時代的照片,也有他和陽;手機打開相簿,也有著經紀人幫他記錄工作狀態的照片,還是有他和陽。

「……」
捲曲身體將臉埋進膝間,思緒很亂,像回到學生時代,那樣的手足無措。

手機鈴聲響起,鈴聲迴響在空蕩的房間裡。
手機屏幕顯示著「葉月陽」,夜看著那行字發呆。
第一句話該說什麼呢?
躊躇著,按下了接受通話。
  1. 2017-12-22 19:22 |
  2. 【月歌】
  3. | 留言: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