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病呻吟♪

月歌/黑年長/春始春無差/年齡操作/隨便亂寫

*30歲的他們/交往並同居中/Gravi&Procella已解散/各自單飛/養了兩隻貓
*原作向架空


十幾歲的時候開始偶像生涯。
二十幾歲的時候面臨團體解散、各奔東西。
三十歲的時候走到了一起。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一路上經歷的太多,驀然回首發現那些曾經既真實也模糊,只有那人依然在身邊的事實不變。

年少輕狂時立下的目標完成了幾個?實際上爬到了什麼樣的高度?
睦月始倚著沙發,午後溫暖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身上帶來暖意,微微眯起眼睛,突然意識到自己不小心看著時程表睡著了,想要起身時才發現肚子上多了點重量,渾身黑漆漆的小貓正捲縮成一團,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
「吵醒你了嗎?」伸手摸摸貓的頭,貓也爬起來蹭著他的手。

正打算尋找另一隻白色小貓在哪的時候,大門傳來聲響,然後是熟悉的嗓音響起。
「嗯?你怎麼又在門後面了?欸欸欸不要趴在我的拖鞋上,你是不打算讓我進去了嗎?」
接著傳來腳步聲,彌生春懷裡抱著那隻自己方才正在尋找的白色小貓,笑瞇起眼,「始,今天工作這麼早結束?真是難得。」
「談個合約而已,晚上的工作也取消了。」

白色小貓開始掙扎著要從彌生春懷裡出來,扭來扭去直到彌生春再也抓不住牠,一掙脫就直接往睦月始的大腿上爬,「這兩個小傢伙也太喜歡你了吧始,兩隻都喜歡往你身上蹭。」
「有嗎?」
彌生春一邊放下隨身背包、脫下外套,一邊回應道,「我都開始覺得這兩隻貓在你旁邊的時間比我在你旁邊的時間還要長了。」
「春,跟兩隻貓計較什麼?」

「我可是認真的這樣覺得,明明是一起養的怎麼會兩隻都一面倒的喜歡你呢?」將包包裡的資料拿出來,抽了幾疊遞給了睦月始,便走向吧台打算給自己泡點茶喝。
睦月始看了眼資料標題,把賴在身上的兩隻貓給放在地上,站起身跟著彌生春的腳步走在後頭。
「經紀人剛剛拿給我的,說是有談話性節目想找我們,羅列了些題目你先看看吧。」
「只找我們?」
「是啊,這好像是個企劃吧?分了好幾集找以前我們經紀公司的藝人上節目,前一集好像就是葵跟新他們。」

睦月始攤開企劃書,上面寫上了節目時間跟工作人員表,剩下的就是關於節目的主旨跟預計的採訪內容,內容不外乎在談他們最近的狀況、當年是怎麼支撐整個團體、未來有什麼發展云云,讓他想起稍早午睡時憶起的模糊記憶。
「春。」
「嗯?」彌生春剛將泡好的茶倒進兩個茶杯中,正打算從冰箱裡找點能夠搭配的食物。

「還記得最後一次演唱會嗎?」
「你說解散前最後一次的演唱會嗎?記得啊,大家都哭得好慘,連我都覺得心情意外的沈重,但是雖然解散了又不是退出演藝圈,還是碰得到的嘛。」彌生春攪拌著杯中尚未融解的砂糖,看著水面被自己撥動著,散發著一點熱氣。
「你後悔嗎?」
「欸?這真不像是始會說的話,怎麼突然想問這種問題?」

「少說廢話。」睦月始闔上資料,單手叉腰。
「始手下留情!與其說是後悔更多是覺得可惜吧?覺得六個人好不容易走到這了,解散就什麼都沒了,」彌生春喝了口茶,笑瞇起眼,「不過現在這樣我也很滿足,雖然不是你的搭檔了,但是我還在你身邊,那就夠了。」

睦月始輕笑了一聲,眉眼的弧度變得溫和些,兩隻小貓也湊了過來蹭著兩人腳邊。
「幸好在我身邊的是你,春。」
十幾年的相處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幸好那個人始終如一。
  1. 2017-12-22 19:23 |
  2. 【月歌】
  3. | 留言:0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